相关人士认为

2020-03-18 11:58

根据国际电联公布的5g时间表,5g技术方案征集和标准制定将在2020年前完成,各国相对完整的技术标准提案要在2018年6月30日前提交。华为轮值ceo郭平认为,5g已是公认的演进方向。但是,“即便是最激进的运营商,5g商用也要到2020年,真正大规模部署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决定5g大规模商用时间的两个关键因素分别是形成统一的行业标准、产业链成熟度。产业链成熟度包括用户使用终端产品的成熟,项立刚告诉记者,巴展上展出的5g手机还是电脑那么大,小型化远远没有做好,同时终端产品的售价也要降到用户接受范围内。

康钊也承认中国企业所处的优势地位,但他仍对中国厂商的话语权究竟能有多大表示担忧,在他看来高通在标准里可能还会占较大的比重。

电信专家项立刚表示,“通信技术、网络的投入从来都是一步步投进去的,不可能说4g投入收回来再去投5g,一方面要把4g做得更加完善,另一方面也要关注5g。”

相关人士认为,中国市场在推动5g的态度上相当积极,政府对5g有专门的组织、专门的试验网。这种试验,以往3g、4g时代没有这么超前。如此大规模地组织5g测试和验证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也是很少见的,中国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5g实验。

华为前工程师、通信专家杨学志对媒体称,在全球几大通信巨头围绕5g标准的博弈中,美国高通还是掌握了最大话语权。在国际移动通信标准化组织3gpp两次编码会议,高通主推的ldpc码最终被确定为5g的中长码和短码数据信道的编码方案,因此说这次高通才是大赢家,华为只是获得了部分话语权。

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张建国认为,一家运营商的用户群结构决定了它的市场地位,每个国家排名前几位的运营商在用户数量差距并不大,但是在营收上会存在很大差距。“这就意味着排名第一的运营商的用户,有很多都是付费能力强的优质客户。如果你的网络、品牌不够好,最高端的那些用户可能就不会用你。”

通信圈一直有个共识:在3g时代联通抢得头筹,市场发展一路顺风顺水,呈现出比移动更猛的发展势头。然而在4g布局上联通慢了半拍,酿成后来被动的局面,与移动的差距越拉越大。与此同时,华为在手机市场依靠4g技术积累实现弯道超车,及时推出高性价比全网通4g手机,在高端市场打开活路,从而跳出了低价竞争的圈子。这些鲜活的例子都表明5g时代提早布局的重要性。

从手机厂商的角度来看,无论是行业的领先者还是追赶者都在关注5g,业内人士表示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你是领先者,你不投入,有可能一夜之间被超越。如果你不是领先者,新的技术你都不参与,那就意味着你彻底没有机会了。”

此前3g刚刚铺开运营,通信厂商推销4g的时候,运营商里的cfo也会提出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要部署4g?因为投入的资金和收入的增长没有相匹配。

业内普遍把5g看作是中国在信息产业领域完成超越的关键节点,全球的四大系统设备厂商中,中国占据两席,中国手机厂商在全球市场份额、产能也在不断提升。科技类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调研显示,2016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接近15亿台,中国品牌出货总量为4.65亿台,贡献了近三分之一的出货量。2016年全年总体出货量环比增长2.3%,中国品牌环比增长6%。其中,oppo、vivo、金立在所有品牌中的增速排名前三,增幅分别为109%、78%、21%。

据媒体报道,华为在2009年就启动了5g早期研究,此后与哈佛大学、剑桥大学、加州大学等开展了大量合作。2012年华为开始做样机验证,2013年完成了室内样机,2015年开始大规模进入外场试验。目前华为在全球有超过500名科学家在全职研究5g。

张建国认为,“比如说第一个阶段embb场景,起码从芯片、终端到系统设备,到商业模式,整个的产业链这块需要完整,能够满足运营的需要。回头看以前的3g,欧洲也有一些运营商商用得很早,但真正大规模的爆发,还是智能手机出来以后,3g才真正进入了大发展阶段。”

当然,中国企业也并非没有短板,康钊表示像高通这样的公司是不跟别人交换专利的,它只收取专利费。还有就是核心的5g芯片上如果不能领先的话,还是会比较麻烦。

刘启诚表示,1g到4g之间都是存在多个标准,产业界都认同5g要统一成一个标准,大的技术方向是确定的,只不过需要相关组织落实保准。同时,设备厂商也推出了相关的技术解决方案,因此比较心急的运营商就会选择在技术还不是很完善的情况下抢先部署5g。

项立刚告诉新京报记者,“移动通信标准只有三个体系,美国、中国、欧洲这三家比较有发言权。通过了3g、4g的发展,中国在整个的格局中更有发言权,中国企业在5g技术也有很多积累。”

高通高级研发总监及中国研发中心负责人侯纪磊表示,在发展初期,商用规模往往不会特别大,终端成本会比较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普及度和覆盖率都会增加,芯片和终端的多样性也会提高,这样成本自然就会下降。

近期,来自中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运营商宣布,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展5g新空口试验及大规模部署。外界对此也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标准还没确定就开始建设5g网络?

在5g通讯标准形成的过程中,各大厂商博弈得目的是为了把自己提出的技术引入标准。张建国认为这是一种健康、有序的沟通,“比如中兴提出musa技术,其他厂商也提出类似的技术,大家提的每一项技术议题都会在3gpp标准组织里面讨论,经历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沟通。标准统一形成后,即使不是我们提的技术,也会最大程度去支持。”

运营商世界网总编辑康钊告诉记者,运营商的确面临5g没钱投入的情况,“中国移动在这方面特别积极,因为有钱也愿意投,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被迫也要上5g,不然就会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以往的情况都是在标准通过后,进行产品规划,然后生产产品、建设网络。项立刚分析称,全球强大的运营商都会在新的技术应用中采用比较激进的战术,让自己处在比较优势的地位,中国运营商必须走在前面,如果这件事做好了,在全世界也会形成比较强大的竞争能力。

目前,国际电信联盟、欧盟metis、中国imt-2020(5g)推进组、韩国5g论坛、日本arib等5g研究组织,已经开始在5g愿景、需求、能力、关键技术、标准化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