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能带动经济成长

2020-01-12 09:33

确实如此,台湾“主计处”2013年“妇女婚育与就业状况调查”显示,新世纪女性普遍以“有工作、有收入,又能兼顾家庭”为婚育的先决条件。

无论是在马英九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时代,或是蔡英文上台后,经济学家马凯都持续不断为文建言,台当局应明确将少子女化视为安全问题,把公共资源优先投注于提振生育率,并藉此刺激使用育儿相关服务和产品,达到短期内刺激经济成长的效果。言下之意,今天台当局应把生儿育女视为一种龙头产业。

台湾《联合报》11日刊文称,经济学家建言,台当局应明确将少子女化视为安全问题。台湾地区十余年来生育率徘徊在1.1上下,情况“危急”。台湾“发展委员会”预估,2060年台湾高龄人口将达41%,这种社会是没有存续的可能的。

两相比较,让我们理解何以日本今天面临棘手的长照财政难题。简单来说,就是生产、纳税的青壮人口日渐减少,而需人照料的长者日渐增多。

相较之下,台湾地区十余年来生育率徘徊在1.1上下(2015年为1.18,2016年前5个月仅有1.12),远远低于日本,此情况只能以“危急”形容之,说是“安全问题”一点也不为过。

由此可知,提供平价优质的普及公共托育服务,一方面支持年轻人安心就业,另一方面让他们养得起两个小孩,如此既能解除超低生育率的安全危机,又能带动经济成长。至于公共托育如何设计,才能达到前述效果,有待台当局和社会各界集思广益。(刘毓秀)

至于解决之道,经济学家马凯和斯德哥尔摩大学社工系教授雪贝哈里都指出,托育政策是关键因素。

至于造成两地差异的根本因素,就是“生育率”。瑞典等北欧国家生育率维持在1.9到2之间(即平均每位女性一辈子生育1.9到2个子女),接近人口替代率(即生育率为2),而日本却长年苦于低生育率(2014年为1.4)。

瑞典、日本、台湾地区三地比较显示,瑞典由于福利做得好,高龄化到来得特别早,在1990年高龄人口比例已近18%,而日本仅有12%。但是,十几年后,两地的“死亡交叉”已经一眼可辨:2014年瑞典高龄人口仅19.5%,日本却窜升到26%。

长此以往,生育率不提升,根据台湾“发展委员会”的预估,2030年台湾高龄人口将达现在日本的25%,而到2060年,预估台湾高龄人口将达41%,高于日本的40%。这种社会是没有存续的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