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晚上没事儿

2020-06-09 14:13

早年史玉柱因巨人大厦创业失败后,作为泰山会“龙头”的柳传志曾出手搭救,此次巨人网络回归a股,柳传志再次伸手相助。

在当前回归中概股的情况下,巨人网络目前的估值为131亿元,对应的中堇翊源持有巨人网络9.63%股权,价值12.6153亿元。澎腾投资持有巨人网络8.63%股权,价值11.3053亿元。

史玉柱的公众印象虽然不算好,但身边的人对他则评价颇高,对比起许多企业家,史玉柱待人接物可谓宽厚。再度出山创业时身边也多是“巨人”时代的旧部。他的得力下属车祸去世。在其后的每个祭日,史玉柱都会带领员工前去为其扫墓。

史玉柱曾积极参与民生银行创办工作,但在最后需要出资入股时,因盖巨人大厦陷入困境,放弃了入股。不过,在2002年,史玉柱从冯仑手中受让了民生银行股权,再次成为民生银行的股东和董事。

10月31日晚,世纪游轮(002558.sz)一纸公告,将巨人网络回归a股的传闻落地。世纪游轮拟收购巨人网络全部股权,暂定作价131亿元;此外,还将采用询价发行方式,向不超过10名符合条件的特定对象募集不超过50亿元配套资金;交易完成后,史玉柱将成为世纪游轮的实际控制人。相对的,巨人网络也将成为“网游回归第一股”。

弘毅创领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弘毅投资,背后是联想控股董事局主席柳传志在操持,柳传志与史玉柱结识多年,两人同为内地神秘超级富豪俱乐部“泰山会”会员。

研究生毕业后,在安徽统计局仅干了数月,便无法忍受机关单位而南下深圳,史玉柱以4000元资本,向《计算机世界》提出总额为8400元、后付款的广告刊登要求。广告词是“m-6041:历史性的突破”,4个月后,他赚进了百万元。

脑白金除了那条广受诟病的广告外,其实更多的攻击来自实际功效与宣传之间的巨大落差,史玉柱懂得如何如何最大幅度地调动社会金字塔底层的消费者中隐藏的需求。这个社会群体人数最庞大、最没有理性思维的磨炼、最缺少信息支持,因此也就最容易被具有蛊惑性的宣传所鼓动、所支配。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这七大股东均是史玉柱创立巨人网络的“老臣”,其中刘伟、汤敏和屈发兵3人更是史玉柱的嫡系,有的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就同史在珠海创业。

截至目前,“巨人系”主要有四项业务:保健品、游戏、金融和能源。前两者不再赘言,第三项则是近几年来通过对中民投和民生银行(60016.sh)的运作,而被世人所熟知。

史玉柱热衷于投资能源产业,但因其不属于巨人网络公司,很多产业外界无从知晓,显得不够透明。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巨人网络的股权结构中,有上海中堇翊源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堇翊源”)的身影,这是巨人网络的员工持股平台,持有9.63%的股权。

成立于2004年的巨人网络,系史玉柱第二次创业归来的开山之作,这位罕见的商界奇才在2007年将巨人网络推向美国纽交所。

经过十余年的产业运作,史玉柱的投资版图横跨金融、保险、新能源等产业。如今史玉柱已退休两年多,“老史现在只管战略层面,一些细节东西放手比较彻底。”巨人网络公关总监马全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征途、脑白金产品取得了巨大成功,但也成为史玉柱饱受指摘的来源,批评他的人说,史玉柱洞察人性,将人性中贪婪、恶的一面推到了极致

史玉柱小心,但动作并不小,因为当初倒下时,对资金链断裂的记忆太过深刻,这一次,他干脆投资银行,入股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主营业务上,也抵制住了房地产等领域投资的诱惑,选择了他熟悉的网游领域。

工商资料显示,绿巨人能源对外投资了两家公司,分别为内蒙古巨人大汗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古大汗”),以及上海绿巨人爱爵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爵能源”)。

他就是史玉柱。这一套装扮已经成为了他多年来出席公开场合的标配,从未改变。此次参加敲钟仪式颇具象征意义,相比8年前在纽交所敲钟时的心潮澎湃,这位事业几经沉浮的商业巨子内心似乎五味杂陈,他将带着自己的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人网络” )正式与纽交所阔别,回归中概股。

退休两年多以来,史玉柱基本淡出了很多公开场合,包括巨人集团的大多数内部员工,欲了解史玉柱的动向,都是通过他的新浪微博。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迎接史玉柱回归的是马云、柳传志等大佬,他们花重金入股巨人网络,使得史玉柱能够轻松进行私有化,并拆除红筹架构。

澎腾投资成立于2015年6月5日,注册资本2020.8942万元,共计有11名股东,这11人股东在中堇翊源的42人股东名单中均能找到。

吴尚志出手最阔绰,分别通过孚烨投资和鼎晖孚远,以共计32.04亿元的现金对巨人网络进行增资。两者合计持有巨人网络15.89%的股权。

此外,上海澎腾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澎腾投资”)也系巨人网络的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巨人网络8.63%的股权。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鼎晖孚远和孚烨投资似乎是专门为了巨人网络的回归而设立,两者分别成立于今年1月9日和 6月9日,成立时间较短。

史玉柱萌生了退市回归中概股的想法,他走上了传统的中概股回归老路,私有化退市、拆除红筹架构。

此外,在中堇翊源和澎腾投资的股东名单中,分别有7名股东股权占比较高,其中刘伟在这两家pe中,分别持股21.28%和20.43%;汤敏分别持股5.36%和7.87 %,屈发兵分别持股10.03%和5.11%,以及纪学锋分别持股25.70%和42.08%,彭程分别持股7.26%和10.21%,吴萌分别持股5.33%和4.09%,丁国强分别持股5.26 %和5.11%。

史玉柱的这席话,透露了他善于用人的心态。事实是,史玉柱早已退休赋闲,公司的事情都交由团队打理。

1996年,史玉柱在上海注册“健特生物”,推出日后将因营销广受诟病的产品脑白金,通过巨人时代积累的营销经验,迅速取得成功,史玉柱再度回归公众视野,但在经历了大起大落后,史玉柱不止一次的表示:变胆小了,现在十年只做三件事。

11月11日晚10点30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将在北京“水立方”为2015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专门举行远程开市敲钟仪式。如无意外,一名光头,戴着黑色墨镜,身穿红色t恤和白色长裤的中年男子将应邀出席。

上市之初的无限风光并没有得到延续。史玉柱走得并不顺心,巨人网络在美国资本市场并未获得良好的估值,市值大幅缩水达30%。

当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stay hungry,stay foolish》可以影响全世界青年的时候,史玉柱在《赢在中国》里的语录却只能供本土创业者琢磨。今天,中国可能是唯一一个创业热情甚至比美国更高的国家。但不争的事实是,资本仍然更青睐与权力结合而非知识,优秀的年轻人希望跻身公务员之列的社会。那些被乔布斯所激励的创业者们,最终也许仍会变成史玉柱的信徒。

但批评的声音从来没有断绝过,被征途发挥到极致的“人民币玩家”模式,和提倡不断争斗的游戏设定,都成为巨大的靶心。征途的游戏设定中,玩家只有两类,一类是有钱人,一类是穷人,比如没什么志气的穷学生,和二三级小镇上无所事事的青年。

上述内部人士进一步指出,老史在退休前的两年,基本处于半退休状态,巨人网络的业务放手比较彻底,只在战略层面参与关注和把关,但对一些细节和战术层面的东西则战略撤退。

巨人网络称,上述增资是为偿还ga在私有化,以及拆除红筹架构时所承担的相关债务和剩余资金需要等。

公开履历显示,程晨和费拥军均是史玉柱的“嫡系部队”,随着巨人集团的产业调整,费拥军和程晨俨然被史玉柱训练成了“多面手”,既卖得了保健品,又做得了网游,还懂得新能源。

公开资料显示,吴尚志生于1950年,现年65岁,比53岁的史玉柱还要年长12岁,两人均有闯荡华尔街的经历。

关于史玉柱玩网游的痴迷和投入,坊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03年的一个深夜,史玉柱在玩《传奇世界》,在多次被人秒杀后,他找到了该区级别最高的玩家 一名温州的网吧老板,史玉柱随即吩咐温州分公司经理前往网吧,付3000元,买下了这个70级的账号。可依然无法所向披靡,他急得直接找陈天桥,后者告诉他:装备更重要。

由此可以计算出,上述七大股东分别在两家pe中持有股权的总共价值分别为:刘伟的股权价值4.99亿元,纪学锋的股权价值7.356亿元,汤敏的股权价值1.5亿元,屈发兵的股权价值1.8亿元,彭程的股权价值为2.07亿元,吴萌的股权价值1.13亿元,以及丁国强的股权价值1.24亿元。

史玉柱的另一款标志性产品,如今被出售的脑白金,在1998年为史玉柱的崛起迅速铺平道路,凭借着对城镇市场的深入理解,史玉柱走村串镇寻访,跟老头老太太聊天,洞察了这个群体对保健品的需求。这些极其鲜活的素材也为脑白金那条在数年中频频疲劳轰炸消费者的广告提供了灵感。

不过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由于目前巨人网络马上要上市,老史也会“出山”参与推动一些事情,“毕竟他还是有经验,还是公司董事长”。

铼钸投资则分3次以共计19.83亿元现金对巨人网络进行增资,持股10.34%。柳传志通过弘毅创领分别以现金人民币11.625亿元和5595.75万元,认缴巨人网络新增注册资本,持股7.94%。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新能源领域的项目开发、投资、建设和运营维护,涉及领域较广,“中民投拥有很好的广阔能源投资平台,未来史玉柱可以通过中民投来巩固自己的能源版图。”一名能源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尽管史玉柱近年来热衷于金融和能源版图的投资,却十分低调。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今年10月21日,史玉柱位于河北张家口市桥东区的绿巨人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巨人新能源”),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后悄然成立。

具体来看,此次世纪游轮拟以29.58元/股的发行价格,向巨人网络的全体股东上海鼎晖孚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鼎晖孚远”)、上海铼钸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铼钸投资”)、弘毅创领(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弘毅创领”),上海孚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孚烨投资”)等股东公开发行4.43亿股,作价131亿元购买其持有的巨人网络100%股权。

纪学锋和丁国强现任巨人网络副总经理、制作人。此外,彭程曾是盛大网络《泡泡堂》产品经理。2010 年加入巨人网络后,担任研发副总裁,负责《征途》系列游戏的管理和运营。

史玉柱是资深网游玩家,他曾对记者描绘退休后的生活:每天就在家打游戏,多好。2004年,他从老朋友陈天桥的盛大公司挖走《英雄联盟》团队,开发后来创造巨大利润,也使他再度饱受指摘的《征途》

如此看来,就不难理解史玉柱缘何对新能源产业如此倾心。史玉柱目前还是中民投董事兼副董事长。作为中国最大的民营投资公司,中民投自去年成立以来动作不断,其在能源板块也是动作连连。

爱爵能源成立于去年8月,注册资本为30亿元,由费拥军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陈恺担任监事。内蒙古大汗成立于去年10月,注册资本为2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程晨。

史玉柱对毛泽东的推崇广为人知,他也和马云、柳传志一道,被认为是中国最信奉毛泽东的企业家。史玉柱的书架上,历史书居多,其中尤其以蒋介石和毛泽东的传纪居多,如《蒋介石和他的掌权术》、《毛泽东生活档案》《东方巨人毛泽东》等。他曾多次表示,治理国家、治理企业,和为人做事,在深入的层面上都是一致的。

史玉柱在“巨人”时代,即被无数青年视作偶像,但在巨人集团分崩析离时,也成为被批评的焦点。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作为一个丑角和反面典型存在的。但他的故事是一个中国版的财富英雄故事。财经作家吴晓波将其批作是商界“黑暗势力的代表”,但也承认他在商业上拥有极端天才的能力。

史玉柱的交际很少,旧部评价说他的最大弱势在与人交往上。史玉柱的交际基本在两个圈子中,一个是柳传志在内的泰山会,一个是海航陈锋牵头的金鼎俱乐部,马云也在这个俱乐部。

史玉柱涉足能源产业,依然是以上海为中心,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设立了绿巨人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巨人能源”),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5日,注册资本为4.99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程晨。

征途以颠覆性的商业模式,为集团带来巨大利润,巨人公司仅凭这一项业务就实现了在美上市,排位于行业第一的网易之后。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家公司注册资本达到了30亿元,经营范围为光伏发电项目的开发、投资、建设和经营管理,以及新能源科技、光电科技等。绿巨人新能源的法定代表人为费拥军,他同时还兼任总经理和执行董事。

在国内游戏产业你死我活的竞争格局下,这位当今中国商界最具争议和传奇色彩的人物,带着他的巨人网络,踏上新的征途。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史玉柱的微博大多与美食、美女以及旅行相关。事实上,号称已退休的史玉柱其实并不闲,近年来他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史玉柱通过其旗下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巨人投资”)、上海健特生命科技(以下简称“上海健特”)持有多家上市公司股权,横跨金融、互联网,传媒等产业。

鼎晖孚远和孚烨投资其执行事务合伙人均为鼎晖百孚,而鼎晖百孚法定代表人为吴尚志。吴尚志系鼎晖投资创始人、董事长,业界尊称“老吴”,是著名的风险投资人。

自去年成立绿巨人能源有限公司后,史玉柱旗下的能源产业,并未有太多新的进展对外公布,但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史玉柱旗下的能源产业版图已初见雏形。

铼钸投资成立于2014年,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马云和虞锋发起创立的云锋投资。虞锋为云锋基金发起人、主席,曾任华谊兄弟(300027.sz)董事。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上述吴尚志的鼎晖孚远和孚烨投资,以及马云的铼钸投资和柳传志的弘毅创领,分别选择在今年6月和9月对巨人网络进行增资。

当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stay hungry,stay foolish》可以影响全世界青年的时候,史玉柱在《赢在中国》里的语录却只能供本土创业者琢磨。也许将乔布斯作为创业偶像的中国青年,最后仍会走上史玉柱的道路。

从深圳来到珠海,成立巨人公司,以数十万元的代价,闹腾腾编制起中国当时电脑行业最大的连锁销售网络。1992年,巨人成为行业领头军,史玉柱也成为商界知识分子代表,中央领导人纷纷视察巨人。

11月6日,巨人网络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巨人网络的工作重心已经偏向手游业务,这是老史帮忙推动的一些架构的调整,不过退休至今,他很少参与公司的业务。

或许也只有史玉柱才能有如此号召力。在这个过程中,包括柳传志和马云等在内的商业大佬们纷纷出手,及时的大手笔增资使得巨人网络顺利回归。

中民投目前已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中民新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民新能”),注册资本金80亿元,是中民投在新能源领域的专业投资平台。

史玉柱也会被拿来和乔布斯对比,两者都是营销天才,都独立特性、藐视规则,两者都偏执而奉行完美主义,都把一个产品做到惊天地泣鬼神,不同在于,两个理想主义的青年,一个变成了真正的商业梦想家;而另一个转变为纯粹而现实的商人。

值得说道的是,柳传志的帮衬还不止于此。在当初史玉柱私有化巨人网络过程中,参与巨人私有化的财团中就包括柳传志领衔的弘毅投资等。

纪学锋和丁国强均是在巨人网络创业初期加盟的,彼时史玉柱充分汲取过往的经验教训,大胆起用新人,而这也许与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年轻特质有关。

“一个公司不是人越多越好,而是越少越好。我应邀去芬兰supercell公司座谈,吓我一跳。这个年利润12亿美元的手游跨国公司,总共168人。”11月9日,史玉柱在微博上如此写道。

吴萌是巨人网络首位“85后”副总裁,曾任职于动网先锋,2012年加盟巨人网络,负责网页游戏产品规划及研发工作。

在中投顾问研究员崔瑜看来,单从史玉柱创业投资过程来看,他似乎是一个相当激进的投资人,但是从他由实业家转变为资本家之后的一系列投资举措来看,史玉柱的投资风格很稳健,甚至可以说是保守,他在投资过程中,将投资退出机制通畅度放在收益之前,更倾向于投资变现能力强、风险较小的行业。

史玉柱爱好不多,几乎只有打游戏一项,在过去数年他只看过两部电影,一部是《赤壁》,另外一部是《色戒》,而且是未删节版的。那是他在香港路演时,马云拉着他一起去看的,理由是,“反正晚上没事儿”。

时代周报记者独家调查发现,今年10月21日,史玉柱位于河北张家口市桥东区的绿巨人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巨人新能源”),在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后悄然成立。

同样是1992年,在事业之巅的史玉柱决定建造巨人大厦。当时整个国家都处在激进洪流的时候,巨人的建造计划裹在这股浪潮中,从38层变成了70层。但在四年后,依靠保健品业务输血给巨人大厦已经难以为继,危机全面爆发,巨人军团分崩瓦解,史玉柱也消失于公众视野。

崔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与马云相比,史玉柱不会去考虑那些未来可能极具发展潜力但却处于亏损阶段的行业,他更偏好盈利模式已经成熟、能优化其财富的行业,且史玉柱的投资专注度相对马云更高。

史玉柱曾是中国青年一代的商业偶像,从巨人汉卡的辉煌到巨人大厦的倾覆,他曾千夫所指;脑白金的疯狂传说和网络游戏的征途,让他咸鱼翻生的同时也使他饱受指责。

吴尚志浸淫美国华尔街多年,过去12年间,鼎晖投资了150多家企业,覆盖农业、互联网等诸多行业,其中30多家已经在国内外上市。蒙牛、奇虎360、美的等都是其得意之笔。

中堇翊源成立于2014年3月15日,经过多次增资,今年7月7日,中堇翊源作出合伙人会议决议,同意纪学锋、刘伟等41名自然人作为有限合伙人入伙,原普通合伙人屈发兵变更为有限合伙人。中堇翊源的认缴出资额增至4.34亿元。